国学讲座丨杨雨:此日驱车马迹桥,潇湘诗意在衡阳

6438人已阅 2021-10-17 16:21:08 衡阳日报

记者许珂


b24dd1149eef4e14b65cbb8d07c16dd0_B_BASIC.jpg

▲杨雨


“对衡阳这个地方,我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。无数次地到过衡阳,无数次地爬过衡山,每一次都像在经历一场自然风光和历史文化的洗涤。”近日,中南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杨雨作客《石鼓书院大讲坛》,与衡阳市民一同探讨衡山马迹桥的历史渊源、品味衡阳浩如烟海的诗篇。


马迹桥蕴含着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以及诗意之美

桥是凝固的建筑,赋予它生命的是人,赋予它灵魂的是文。

与众多古桥来历相似,衡山马迹桥的修建也伴随着许多传说,其中较为主流的有两个。其一是:桥在商议修建之初,桥址定在何处众说纷纭,久议难决。一天晚上,建桥首事梦见一白髯老者对他说:“修桥一事宜从速,以济乡民。我已在适宜建桥处留有足迹,望毋迟疑。”第二天他与人沿溪查看,果真在一块青石板上看见一只马蹄印。众人幡然醒悟,白髯老者系天马化变,马迹桥也就在马蹄印位置修建起来;其二是:相传古时候,有一日,风和日丽,一匹天马由北向南飞驰,途经此地时,双眼发现地下含有丰富的矿产资源而突然降临。它见矿产不曾被开采,实属可惜,于是心生一计,长啸一声后,在桥头青石板上留下深深足迹,随后腾空而去。几百年后,当地老百姓开采高岭土烧制日用瓷。新中国成立后,衡山县地下瓷泥、钾、纳长石等矿藏得到有序开采。从这一点看来,第二个传说更具有合理性,因此被编入衡山县地方志。

马迹桥得以在历史上留下盛名,还得归功于南宋两位理学大家朱熹与张栻。

“马迹桥蕴含着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以及诗意之美,同时它也为文学审美视野中的桥梁赋予了技术元素。”2021年1月29日,杨雨在与中南大学“诗话桥梁”项目组考察衡山马迹桥后,留下一首“集句诗”(摘取前人的诗句拼成诗),“此日驱车马迹桥(林用中),桥西一路上云霄(朱熹)。殷勤底事登临去(张栻),千载青山暮与朝(杨雨)。”

话说南宋乾道三年(1167年)11月13日,朱熹、张栻及朱熹的弟子林用中同游南岳,以马迹桥作为起点登山。行至马迹桥,朱熹曾乘兴赋诗:“下马驱车过野桥,桥西一路上云霄。我来自有平生志,不用移文远见招。”从诗意的角度来说,第二句含有虚和实的两层指向。实写南岳衡山之高,从山底的马迹桥往上看,好像有直入云霄的一种视觉感受;虚写则凸显出作者希望突破现实束缚和障碍、直上云霄的一种志向。

当朱熹有感写下此诗后,南宋著名理学家张栻也即兴应和:“便请行从马迹桥,何必乘鹤簉丛霄。殷勤底事登临去,不为山僧苦见招。”林用中也和诗一首:“此日驱车马迹桥,远从师友步青霄。登临不用还歧想,为爱山翁喜见招。”

三人同游南岳七日,作诗149首,一路上的泉场、霜月、残雪、晚霞皆入诗中,后编成《南岳唱酬集》。朱熹在其序中云,“其间山川野林,风烟景物,视向所见,无非诗者。”意思是,他们一路所见的自然风光以及所思所感,均以诗的形式记录了下来。像朋友相聚之畅快、别离之不舍、相思之深挚、再聚之艰难,此种种情思,如若不写诗,又何以表达“难喻之怀”呢?

说起这南岳唱酬之旅,真可谓理学与诗歌的福祉。朱熹一生三次当过监南岳庙的祠官,但这三次都只是遥领食俸,并未亲临南岳。乾道三年,朱熹听说张栻得南岳名儒胡安国之学,特从福建崇安来潭州访问张栻,留住两月后,他与张栻、林用中同游南岳,三人归来后共同编成了《南岳唱酬集》。衡山脚下的马迹桥,就是这一理学盛事的见证者,用它桥身的斑驳向后人诉说着它所听到的千年之音。

“马迹桥,从外形上来看不过一座乡野小桥,它没有跨海大桥那样雄伟气势,也没有悬崖铁索的奇绝险峻。可是从文化意义上来看,这座小桥见证了传承千年的湖湘理学如何起步、如何壮大,也连接了今人与先哲跨越历史的会面。”现场,杨雨引用了中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诗话桥》中的一段文字,概括了马迹桥给她留下的深刻印象。


 “衡阳雁”意境悠远,是衡阳古代诗作的代名词

衡阳和雁形成称谓关系由来已久,早在西汉班固的《两都赋》中就有“南翔衡阳”的记载。随后,南宋的王象之亦在《舆地纪胜》中载有“雁飞不过衡阳”“峰势如雁之回”之说。

在浩如烟海的古代诗作中,“衡阳雁”更是无处不在。在此,让我们先看看宋代的几首词,虽然其创作均不在衡阳,但却能从字里行间体会到衡阳在古代诗人心目中的地位。

第一首是宋代范仲淹的《渔家傲·秋思》,“塞下秋来风景异,衡阳雁去无留意。四面边声连角起,千嶂里,长烟落日孤城闭。浊酒一杯家万里,燕然未勒归无计。羌管悠悠霜满地,人不寐,将军白发征夫泪。”

这首词写于北宋宋仁宗庆历二年(1042年)的秋天,创作的地点在今天甘肃庆阳市的庆城县(当时叫庆州),这一年范仲淹53岁。宋朝从建立之后,就采取重内轻外政策,对内加紧控制,把禁军分驻全国各地,而在边疆上长期放弃警戒,武备松弛。宝元元年(公元1038年)西夏元昊称帝,宋廷调兵遣将,扬声讨伐,而事起仓卒,将不知兵,兵不知战,以致每战辄败。宋康定元年(1040年)至庆历三年(1043年)间,范仲淹任陕西经略副使兼延州知州。在他镇守西北边疆期间,既号令严明又爱抚士兵,深为西夏所惮服,称他“腹中有数万甲兵”。这首词就是他身处军中的感怀之作。

该词上片着重写景。起句“塞下秋来风景异”,“塞下”点明了延州的所在区域。“秋来”点明了季节。“风景异”,概括地写出了延州秋季和内地大不相同的风光。“衡阳雁去无留意”中, “衡阳雁去”是雁去衡阳的倒装。古人相传,北雁南飞,到衡阳而止。这里表面写的是雁,实在写人。即连大雁都不愿在这儿呆下去了,更何况人?这句引发了范仲淹一种思乡之情。接下来,下片续写延州傍晚时分的战地景象:“四面边声连角起”,这种声音随着军中的号角声而起,形成了浓厚的悲凉气氛,为下片的抒情蓄势。“千嶂里,长烟落日孤城闭”,上句写延州周围环境,它处在层层山岭的环抱之中;下句写到对西夏的军事斗争。“长烟落日”,这四字写出了塞外的壮阔风光。而在“长烟落日”之后,紧缀以“孤城闭”三字,气象便不相同。千嶂、孤城、长烟、落日,这是所见;边声、号角声,这是所闻。把所见所闻诸现象连缀起来,展现在读者眼前的是一幅充满肃杀之气的战地风光画面。

第二首与“衡阳雁”有关的词是,诗人秦观在绍圣四年除夕写下的一首《阮郎归》,“湘天风雨破寒初,深沉庭院虚。丽谯吹罢小单于,迢迢清夜徂。乡梦断,旅魂孤。峥嵘岁又除。衡阳犹有雁传书,郴阳和雁无。”

宋哲宗绍圣二年(1095年),秦观贬监处州酒税,平时不敢过问政治,常常到法海寺修忏。然而使者犹承风望旨,以谒告写佛书为罪,于是再次削秩徙郴州。词人丢官削秩,愈贬愈远,在郴州贬所挨过了整整一年,眼看又到了除夕,词人心情无比哀伤,便提笔写下这首词。

该词整个上片,情调是低沉的,节奏是缓慢的。然而到了下片,词人却以快速的节奏发出“乡梦断,旅魂孤”的咏叹。自从贬谪以来,离开家乡已经三年了,词人日日夜夜盼望回乡,可是如今却像游魂一样,孑然一身,漂泊在外。当此风雨之夕,即使他想在梦中回乡,也因角声盈耳,进不了梦境。词的结尾“衡阳犹有雁传书,郴阳和雁无”,用大雁南来北往的候鸟习性和大雁传书两个故事来寄托词人的乡愁。

第三首是民族英雄李纲创作的《江城子·去年九日在衡阳》。“去年九日在衡阳。满林霜。俯潇湘。回雁峰头,依约雁南翔。遥想茱萸方遍插,唯少我,一枝香。今年佳节幸相将。陟层冈。举华觞。地暖风和,犹未菊开黄。此会明年知健否,判酩酊,醉秋光。”

其实,李纲跟衡阳是有渊源的,他曾经代表朝廷用招安的方式平定了衡阳的叛乱。写这首词时,李纲已被调回朝廷。9月9日,他在与朋友聚会时回忆起了去年重阳节在衡阳的思乡之情。然后发出感慨,“一年的时光又过去了,明年的我还能否这样和亲人团聚在一起、醉倒在美好的秋光中,还能否继续为国家效力呢。”

除此之外,宋代诗人王安石送好友刘攽到衡阳来做官时,也写道“万里衡阳雁,寻常到此回。行逢二三月,好与雁同来。雁来人不来,如何不饮令心哀。莫厌潇湘少人处,谪官樽俎定常开”;刘攽到衡阳后也写了一首,“南飞洞庭雁,稍复过衡阳。宇宙同为客,春秋各异方”;“诗仙”李白在以闺中怨妇喻自己怀才不遇时,感叹“举头忽见衡阳雁,千声万字情何限”;“诗圣”杜甫在颠沛流离时,把老酒一般醇厚的乡愁倾注于笔端,用“万里衡阳雁,今年又北归”来表达自己的思乡之情;唐代著名的边塞诗人高适在送别谪贬长沙的友人时,也吁叹“巫峡猿啼数行泪,衡阳归雁几封书”,要友人多写书信联系;诗人柳宗元的“不羡衡阳雁,春来前后飞”;唐代诗人杜荀鹤的“猿到夜深啼岳麓,雁知春进别衡阳”,等等。

由此可见,衡阳诗意大部分沉淀在“衡阳雁”这样一个独特的意象上。


编辑:黄沐 责编:梁丽君  三审:张文凯

我要举报
请选择原因(可多选)
提交

提交成功

感谢您的热心

最新评论
暂无评论